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卢光华

更新时间:2023-03-21    信息来源:财经风向观察    浏览次数:312

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精益求精耕耘不辍

——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卢光华


以技养身,以身养技。工匠精神,沉潜于“数十年如一日”的细致琢磨,充盈在“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”的精益求精。《诗经》有云: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”在这雕琢打磨的背后有的不只是时间的流逝,还有血泪的付出。竹编大师卢光华便是这么的一个久经历史滄桑的艺人。

卢光华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亚太地区竹工艺大师、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竹工艺专业委员会专家组组长、第一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“东阳竹编”代表性传承人、浙江农林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创业导师、浙江广厦建设职业技术学院教授、高级工艺美术师、中国竹子博物馆终身技术顾问、金华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、东阳市美协书协顾问、东阳市卢光华艺术创作室主任、东阳木雕小镇卢光华艺术馆馆长。



半生痴绝,初心不改

东阳竹编,是浙江省东阳市传统美术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。东阳竹编擅长编织立体人物、动物及传统竹篮等器皿类的工艺品,手工剖篾细如发线,柔如蚕丝,精编细作,逼真传神。东阳竹编产品以篮、筐、箱、箩、箕、篓、笠等生活用品较为常见。追溯其历史,早在唐代早期,东阳竹编就广泛应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了,据考证,这时期的东阳竹编除了应用于生产领域,还涉猎到了儿童游戏领域。而到了南宋时期,东阳竹编进一步发展,达到了较高的工艺水平,常出现于民俗节日,或喜庆佳节,或扫墓祭祖,都能看见其身影。与此同时,东阳竹编也不断朝工艺化发展,明清时期,其实用性与艺术性进一步紧密结合,在清廷贡品上也有着一席之地。民国时期,东阳竹编也作为传统工艺品出口海外。新中国成立后,东阳竹编事业又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,从民间转向集体,并开始兴盛。

东阳竹编竹编工艺流程非常繁复,常规的工艺竹编大体可分为创意设计、造型脱胎、选材取料、剖篾制丝、防蛀防霉处理、编织、收口和造型、着色和油漆、装配成品9个步骤,一件好的东阳竹编的出品,需要道道流程的千锤百炼,个个细节的精细雕琢。作品的脱胎是这样,大师的成才更是如此。与东阳竹编有着不解之缘的卢光华便是其中之一。

卢光华, 1948年生于浙江东阳,出生在一个竹编世家,系雅溪卢氏竹编传人。“光华似竹,其容貌清瘦如竹秀于外;诚信若金,其性格坚毅如竹刚于内”。有人如是评价他。他在竹编艺术领域孜孜以求,从事开发、创作、研究50余年,艺海泛舟,上下求索,尝百味,历万难。如今终有成就,荣誉加身,被评为中国竹编界首位高级工艺美术师、首位中国竹工艺大师等。专家评价,他的竹编版《兰亭序》,填补了中国平面竹编的空白。其本人也被誉为中国平面竹编界的“王羲之”。

回首往事,1971年对卢光华而言是艰难的一年,由于他娶“地主”的女儿为妻且坚决不肯“划清界限”,从南马农中的教书先生变成了六石街道北后周村的篾匠。但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,落差困难没有将他打倒,反而,兜兜转转让他走上东阳竹编的道路。1989年,卢光华拾起了他的竹编书法梦,呕心沥血,他创造出了被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赞誉为“竹宝”的竹编《兰亭序》。此后,他继续在东阳竹编领域上发光发热。于2007年1月,荣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,成为中国平面竹编界首人。

艺术界名流的赞誉纷至沓来,大师光环的加身,这些却都没有让卢光华迷了眼睛,忘了初心。“中国传统文化中说‘役物而不役于物’,我们不能被大师的名号所累。大师,其实是顶荆棘编织的桂冠,也可以说是一条鞭子。”这是卢光华发人深省的一句话,也是他这些年一直恪守的原则。痴迷创新竹编版《兰亭序》、用东阳竹编技艺再现赵孟頫《洛神赋》、创作了毛泽东诗词竹编书法卷轴,痴绝半生,卢光华对东阳竹编的艺术热情依然不减。他没有把“大师”的荣誉当成摆设,而是把它当成鞭子,鞭策自己不断创新,激励自己不断提升。如今,年过七旬的他却依然在路上,每年都要创作一两件精品。严于律己,知行合一,即使2006年获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后,他仍积极参加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组织的重要展览特别是国家级展览,并以此带动徒弟们创作,参展。在东阳竹编领域里行走半生,年过七旬的卢光华始终如少年,对东阳竹编有着清澈的爱。



洛神赋




精益求精于物,严谨传承于神

精于工、匠于心、品于行、创于新。这是卢光华的攀登艺术高峰时的真实写照。第一版的《兰亭序》惊艳亮相,一鸣惊人后,卢光华并没有就此原地踏步。“艺无止境,《兰亭序》作为古代书法中的神品,研精篆素,尽善尽美,摹本众多,我不会浅尝辄止。”这是他的目标,也是他接下来数十年的行动指南。在创新竹编版《兰亭序》的途中,为了使编织的字体更精细,笔划的变化更自然,他把1厘米宽的篾片劈成12支。为了寻找竹节特别长、韧性极好的竹丝,他曾踏破铁鞋,探访深山野岭。为了解决竹编书画的装裱难题,他耗时两年,不断试错,在上浆、热压、贴布等失败中吸取经验,最终找到了合适的胶膜,使得竹编书画也能够做到卷舒自如,携带收藏。而面对复杂繁琐的十多道手工工序,他更是精益求精,一丝不苟,他用绣花针把1厘米宽的篾片,分成24根细如发丝、透明莹洁的竹丝,再根据提花织锦原理,用传统的挑、压、串、破丝、拼丝等多种竹编技法,通过光线折射产生的明暗变化,清晰呈现“神龙本”游丝牵引、点画跳跃、变化多姿、非真非草、筋力老健、风骨洒落的特色,极尽精微之妙。

既要传承竹编艺术精华,又要探索创新,继往开来,这便是卢光华的创作理念,也是他一直以来践行的准则。痴心于竹编艺术研究,经多年探索,他将平面竹编工艺与中国书法、绘画成功融合,使得中国水墨画从绘于纸和绢质向具有独特表现力的亮爽、光鲜以及立体感的竹质工艺上发展,在保留中国书画神韵的同时,赋予其传统竹编工艺特色魅力。同时他还在双色平面竹编基础上,又创作“单色双面竹编书画”和“平面竹编立体山水画”。在工艺竹编书画艺术作品编织、色泽、意蕴等出神入化、臻于完美的情况下。又博采众长,融会贯通,在竹编作品的框架和底座的配置上别出心裁,使清新淡雅的工艺竹编书画更加高雅、精致怡人,形成了独具个人特色的竹编书画艺术品。从艺数十年来,卢光华孜孜以求,刻苦钻研,开创并不断完善了平面竹编书画技艺,不仅展示了兼具欣赏与实用价值,且极具传统工艺特色的文化艺术精品,还推陈出新,在竹编领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,拓展了工艺竹编新的市场空间。

芳林新叶催陈叶,流水前波让后波。据调查,如今东阳竹编传承人老龄化趋势明显,平均年龄在四十岁以上,而学习竹编工艺的青年人数偏少,导致东阳竹编后继乏人,传承陷入困境,亟待抢救保护。对此,卢光华也颇为揪心,他曾遗憾地表示:“我的子女们个个事业有成,家庭美满,孙辈都学业优秀,但就是没有一人从事竹编。”为此,不甘于让竹编技艺消弭于茫茫人海之中的他,把扶掖后学、帮助同仁当成己任,尽己所能地寻找传承人。他认为,“人生道路中,只有开始为更多有需要的人做些事情时,才能让自己走得更远”。多年来他坚持授徒、传艺和举办竹艺培训班,教导徒弟时也是力求精益求精,“每年创作至少一件精品,每年获得至少一个省级金奖”这是他对徒弟的基本要求,在平时,他会鼓励徒弟,多看书,多学习,提高作品的内涵。在教导时倾囊相授,在日常中答疑解难,在创作中鼓励指点,在宣传时奔走呼吁,在他的悉心教导下,他的许多学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其中多人被评为省、市级工艺美术大师和非遗传承人。

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匠人之风,山高水长。“用自己的热量去关心帮助别人,以别人的智慧充实自己,无法让时间让步,但可以让自己进步。”这是卢光华的名言也是他的理念。十年一剑,百回一关,如今的卢光华依然行走在坚守创新的道路上,迎着光,朝着热,向远方。以热爱抵漫长岁月,在沉淀中精进提升,在坚守中静待花开。相信在卢光华的传承和引领下,竹编艺术将不断精进,在传承竹编艺术精华的同时,引入活水源泉,任桑海沧田也历久弥新。

上一篇:“携手竹产业 广宁向未来”中国(广宁)竹产业创新发展峰会即将举行! 下一篇:国际竹藤组织成为全球海洋垃圾伙伴关系 (GPML) 正式成员
顶部